来自 娱乐 2020-01-14 10:47 的文章

《浮士德》制作人雷婷:引进国外导演有哪些不

▲《安魂曲》 ▲《犹太城》

《浮士德》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

《浮士德》

  开篇语:

  2019年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里,中国文化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文学到戏剧,从电影到电视,从综艺节目到电子游戏……新的业态,新的环境,最重要的便是新的格局。

  我们看到,戏剧,敞开大门,铺开一条“引进来”的大路;游戏,鼓足勇气,闯出一条“走出去”的前途;影视,扎根生活,重拾观众喜爱的现实题材……不同领域,背后体现的都是一种智慧:立足现实,着眼未来。

  告别2019,让我们回眸中国文艺的新格局,面向2020,一切从“新”开始。

  2019年,是国外导演大举进军国内商业戏剧的元年,立陶宛、以色列、英国、法国等地的导演相继尝鲜。如今一年过去了,迄今尚未有范本式的作品出现,但在年度商业大戏中,洋导演已经分走了半壁江山。

  虽然此前多年,国话、人艺、中戏、北电等院团或学校都有邀请国外导演来华执导的先例,但并不集中,也非商业目的,也没有延伸到更多的民营戏剧机构中。

  随着中文版《庞氏骗局》请来法国当红导演大卫·莱斯高,中文版《安魂曲》由以色列的雅伊尓·舍曼任导演,《你还弹吉他吗》为来自立陶宛的女导演拉姆妮·库兹马奈特执导,怪诞科幻剧《弗兰肯斯坦》的导演是来自英国的丹尼尔·高德曼,《浮士德》也邀请到立陶宛顶级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这些话剧的共性是皆有明星担纲,从蒋雯丽、倪大红,到廖凡、张亮、翟天临、吴昊宸,国外导演也成为锁定明星的不二法门。

  这些导演中,中国观众口碑认知度最高的无疑是《浮士德》的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此前他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冠绝舞台,至今无人超越,两次登陆国内均收获零差评。而《浮士德》的制作人雷婷也在巡演间隙详细解读了国外导演占领舞台趋势背后的无奈、期许与成长。

  为何请外国导演?

  意义大过仅仅是国外好戏的引进

  对于别人为什么会请里马斯来排戏的问题,雷婷调侃道:“追星追到自己买单了呗。我相信很多民营演出机构并没有与中国本土的知名导演建立一个通畅的沟通机制,反正都是初次交手,请一个国外的导演或许还更具有商业性。我想大家请外国导演的共同目的就是想做出有世界格局的作品,同时也有基于对目前国内市场的不满足。在乌镇看了《奥涅金》,我对这个戏的喜欢程度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一定要请这个导演来做一部戏。于是我开始寻找他擅长的诗剧,最后选择了《浮士德》。这首长诗虽然艰涩,但我相信一部分观众是可以看懂的。而且像《浮士德》这种在欧洲具有那么大文化意义的作品,对欧洲导演来说或许更适合。”

  “请外国导演,一定要想好拿一个什么样的戏和一个什么人合作,”雷婷说,“我们不能奢求来了外国导演就能怎样,我相信每一个外国导演来都会碰到与中国演员表演上的各种摩擦,而每一个戏搬上台也几乎都是用演出时间倒逼出来的。《奥涅金》的俄罗斯演员确实很棒,但我们也会听到导演说‘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和廖凡一样是天才’,中国的好演员不差,只是没有那么多。我们也不能期待一个外国导演来排个戏,就把所有的表演问题都解决,但至少可以推动各种表演教学往前走。”

  即便今年国外导演的中国作品被认为失手或失水准,但雷婷说,“抛开商业属性,引进好导演,大家都没有恶意,而且请国外导演来排戏的意义要大过仅仅是国外好戏的引进,那更像好看的衣服仅仅是给你看看,但不给你穿,因此引进剧目承担更多的是提高审美的功能。而请国外导演来做戏就不同了,它能让你真切感受到尊重剧场艺术该有的态度。”

  老外是不是来混钱的?

  沟通成本大幅增加但创作是真正的

  无论是眼界、格局抑或敬业,即便国外导演万般好,但也不能忽视“落地”后的费用以及沟通成本的大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