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01-12 12:09 的文章

“贫嘴张大民”再拍第二季也无法超越

    站在2020年的关口,回望新千年的第一个十年,那是北京这座城市急剧变化的十年,也是极具包容的十年。这十年里,经历了申奥成功的狂喜和首次举办奥运会的荣耀,也成功抗击过“非典”疫情,北京变得更加开放多元。

  这十年里,电视剧黄金时代的创作理念仍在闪闪发光,网文IP大行其道的种子开始萌芽,互联网与电视台的版权之争即将拉开序幕。这十年里,时代在变迁、行业在变革,但北京剧对现实主义题材的关注没有变。

  杨亚洲、沈好放、叶京等有着不同人生经历的电视剧导演,不约而同地将视角对准了大时代下北京城里的小人物,讲述他们生活的烦恼与欢喜、相聚与别离。正如沈好放所说,“那个时候的电视剧确实是数量不多,但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普通百姓的作品,出现的频次却高”。

  时代是真正伟大的编剧和导演,好的影视作品不过是它的镜像与回响。在这个变化与包容的时代里,有人感怀过去,有人专注当下;有人找到了自己,有人照见了他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剧中的这些“城”叠加到一起,构成了这十年间的北京故事——有回忆有畅想,但最终脚踏实地。

  《空镜子》

  《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创作传承黄金时代

  十九年前,人们对网络文学IP改编还毫无概念。而后捧红了诸多网文作家的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要在2002年和2003年才分别成立。2004年,第一部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问世,但它和刚起步的大陆网络文学无关——这部由佟大为、孙锂华、薛佳凝主演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改编自台湾作家痞子蔡的同名网络小说。

  这十年间的北京剧,延续着“黄金时代”的创作方法论,组一个编剧班子搞原创,或者向传统文学要素材。《八兄弟》就是杨亚洲带着编剧在亚运村半年多憋出来的剧本;《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根据刘恒的小说改编;《空镜子》根据万方的同名小说改编;《龙须沟》是对老舍经典剧作的影视化演绎;《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改编自王朔小说《玩的就是心跳》……值得一提的是,老舍、刘恒、万方、王朔,都是京籍作家。

  这十年间的北京剧,大都以小人物为主角。《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血色浪漫》,聚焦大院子弟的青春岁月和人生抉择;《空镜子》《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动什么别动感情》《浪漫的事》《鸽子哨》演绎大杂院里普通人家与时代的命运交响;《家有儿女》关注幸福小区里重组家庭的喜怒哀乐;《八兄弟》则是来京务工农民工的酸甜苦辣。

  现实里的大事件也在这一时期的北京剧里有所投射。《家有儿女》刘星嘲笑家人“拿绳子蹦跶几下就叫迎接奥运了”,并宣布自己要勇攀珠峰迎奥运。叶京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结尾用字幕交代人物现状时提到了“非典”,“金燕仍在医院妇产科当白衣天使,在抗击‘非典’的斗争中成绩显著,被晋升为护士长”。

  外来视角看北京,镜头对准农民工

  虽然都聚焦小人物,但创作者的不同视角带给这个时期的北京剧不同的样貌。叶京提供了大院子弟与北京有关的青春样本;沈好放用北京胡同生活经验塑造了贫嘴张大民的形象;杨亚洲把北京当做另一个故乡,以一种既沉浸又抽离的视角描写北京城里的芸芸众生。

  哈尔滨人杨亚洲毕业于中戏,在西影厂工作过,2000年调到中央电视台。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的杨亚洲把北京当做第二故乡。“我愿意在北京拍戏,因为北京代表了中国,北京的生活状态,很多时候能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状态。”这十年间,他拍了三部北京剧——《空镜子》《浪漫的事》《八兄弟》,其中既有土生土长北京胡同人家的烟火气息,也有东北来京务工八兄弟的人生经历。

  《空镜子》的投资方之前找过好几个导演,都因为缺乏戏剧冲突被拒绝,但这恰恰是杨亚洲的“菜”。“我喜欢《空镜子》,把平实拍得不平庸,是创作上要做的事。这样的戏如果不注意细节塑造,就什么都没有。”

  杨亚洲不是地道的北京人,但他认为拍北京戏有自己的优势,能够跳出来以外来人的视角讲述北京故事。“就像我不是陕北人,但拍了《美丽的大脚》。我在那里工作了20年,又可以跳出土生土长西北人的视角,对西部题材有自己的解读。”拍《八兄弟》,杨亚洲跳出北京人的视角,关注了农民工在北京的生活。“他们对北京的发展是有贡献的,但很少有影视剧去表现他们,这不公平。剧播了之后,有观众跟我讲,他现在开始关注小区里的保安和清洁阿姨了。我感到很欣慰。”

  住房困难,“贫嘴张大民”有普适性